老婆总是别人的好   人妻小说   
不论那个地方多么偏僻,只要有男人和女人,就有讲不完的故事……生产队开了好几次全体社员的大会,有一个难题一直没有解决。

  这个生产队有一大片草原,草原深处有一个天然湖泊,生产队就想派一户人家到那里去生活,给生产队里养鱼。可那是个荒无人烟野兽出没的地方,距离村庄很远,即使是赶马车,也得走一天的时间,一个来回就得两天,尽管队里给出了好多的优越条件,可没有一户人家愿意到那个偏僻荒凉的地方去生活,这不,今天生产队又开会研究这个问题,半天了,还是没有吱声。真把生产队长给急坏了。突然有一个叫黄水生的领工员站了起来说:如果队里能派两家人到那里去,我家就算一个。

  大家听了他的提议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还是没有应声。

  说起这个黄水生,村里人都很熟悉,他家就住在村西头的水溏边上,从小就喜欢玩水,游泳相当厉害,人长的也很帅气,是村里最英俊的小伙子,他刚刚结婚不久,还没有生孩子,媳妇郝淑贤性格比较温顺,什么事都听他的,他办事也从来不和媳妇商量。

  听了水生的提议,队长急忙说:行,那就派两户人家去,有愿意去的吗?谁家愿意去,再有一户就行了。到那里吃鱼随便,由生产队供应粮食和蔬菜,给你们一挂马车,再给一条船,再给你们打一眼水井,有去的吗?队里负责盖四间房,生产队选择了一个良辰吉日,派了四挂马车把两家人和他们生活用的东西都拉了过去。

  新的生活开始了,前面是一个大鱼塘,周围是荒芜人烟的大草原,这是一种近似原始人的生活,晚上点的是豆油灯,两家人和用一个手电筒,一个收音机,那是生产队给买的。

  他们很快就组成了一个四人小集体,水生自然是领导。

  第一个白天,他安排大家收拾屋里和院子,把房子四周的蒿草割净,打通了一圈的防火道,防止草原上的野火烧房子。

  第一个晚上他们四个人坐在油灯下打扑克。他们拿出了两红两黑四张扑克,然后分别抓阄,看谁和谁一伙,结果水生和山杏抓在了一起,武胜和淑贤抓在了一起,他们一直玩到半夜,武胜和淑贤一次也没有赢过。

  武胜说自己困了,就回西屋自己的那两间房子睡觉去了,淑贤也倒在炕上睡着了。山杏和水生坐在炕上一边听收音机,一边唠嗑,她们越唠越投机,快要亮天了山杏才起身回去睡觉,临走前她深情的望了水生一眼,水生也在动情的望着她,四个大眼睛已经是碰出了火花。

  第二个白天,水生安排武胜和山杏两口子出去放羊,自己和淑贤两口子下下湖喂鱼。可淑贤天生怕水,见水就哆嗦,根本就不敢上船。水生说:那我就和山杏一起下鱼塘,让武胜一个人去放羊吧。

  武胜说:羊在草地上是没有目标的不停的走,这里的草原没有标记,而且还有野兽,我也怕走不回来,还是有两个人也好相互照应一下。淑贤轻声的说:那我就和他去吧。

  于是,他们两个人赶着羊群慢慢的消失在山坡的另一边了。

  水生和山杏把鱼食用木桶搬到船上,水生划船,山杏往水里撒鱼食。

  山杏到是不怕水,可她非常好动,像个小孩子,看见鱼来觅食,就要去用手摸,看到青蛙在水里跳,她也要去抓,看到燕子在水面上掠过,也伸手去挡,结果一不小心就掉到了水里。

  水生急忙跳到水里紧紧搂住了她,把她举出了水面。

  当他把山杏那肉乎乎的身子搂在怀里的时候,突然心跳起来。他知道这是自己盼望已久的拥抱,这是他日思夜想的拥抱,虽然是隔着衣服,他已经感觉到了山杏肉体的柔软,他的手已经触摸到了她的乳房和她的臀部,还触摸到了她的小腹。

  他用力的往船上推她,他的手正好摸到她那丰满的屁股,他犹豫了,推不推呢?推吧,那必然是女人性感的屁股,不推吧,她上不去船,水生摸着她的屁股呆住了。山杏急忙喊道:用力推呀,再推一把我就上去了。

  水生用哆哆嗦嗦的双手使劲一推,结果手一滑,竟然触摸到了她的阴部,这突然的接触让慌乱不堪,让他兴奋不已。山杏站到了船上,浑身都湿透了,衣服紧紧的贴在了身上,整个形体轮廓全部显现出来,乳房清晰可见,屁股高高的耸起,就连阴部的骨架也显现出来。

  她一边用手往后梳理着头发,一边冲着水生笑。此时水生的鸡巴已经挺起了,他不敢上船了,害怕让山杏看见自己的鸡巴已经把裤裆支出了一个大包。

  山杏说:看来这样可不行,你要是不在,我就会淹死的,你还是先教我游泳吧。

  水生说:好吧。那我现在就开始教你游泳。

  他们找了一个水深齐腰的地方。水生在水里脱去了衣服和裤子,只穿一个大裤衩子,他发现自己的鸡巴还是硬的,没有丝毫的消退,他只好站在水里,把衣服和裤子仍到了船上。

  山杏也脱去了衣服和裤子,只穿一个背心和裤衩,跳到了水里,湖水一下子就把她的背心给飘了起来。

  水很清澈,水生一下子就看到了她的乳房和肚子,他忽然感到一阵紧张,真想伸手去摸摸她的乳房。

  山杏由于站立不稳,一下子抱住了水生,水生感觉山杏的乳房就贴到了自己的胸脯上,自己的大鸡巴已经顶在了她的肚皮上,他急忙把屁股往后厥,把山杏推开说:我就先教你“狗刨”吧,来,你先弯下腰把上身浮在水面上,我用两手掐住你的腰,你就不能下沉了,然后你把身体平趴在水面上,两手向里挠,两腿上下不停的扑打,一会儿就能学会。

  山杏先弯下了上半身,水生就用两只手掐住了她的腰,水生感觉杏花的腰很细,很软,富有弹性,山杏的身子在水面上伸开了。两腿开始在水面上扑打,她的屁股不停的摆动着。

  山杏突然说:你的手捏着我的腰我活动不开,你就拎着我的裤衩就行了。水生急忙松开了两手,揪住她的裤衩就往起拎,裤衩是松紧的,他往起一拎,山杏前一游,那雪白的屁股就全露了出来,水生急忙松开了手,那松紧带马上弹回去把山杏的屁股盖住了。

  山杏真的就往前游动了,突然她的身子一下子就沉了下去,半天没有上来,水生急忙沉下去把她抱上了岸,大头朝下,给她控水。山杏浑身是水,身子很滑,当他想把她的身子颠倒过来的时候,手里一滑,山杏险些掉到地上,水生急忙用手抓,结果把她的裤衩给拉了下来。

  山杏那粉白的大屁股和毛哄哄的阴部都从裤衩里露了出来,水生看到她的这些部位,立刻心跳过速,手脚都颤抖了。她急忙把她平放的草地上,然后就趴到了她的身上,用胸部和腹部上下的挤压她的身体,又嘴对着嘴的往出吸水。

  这是农村人抢救落水者的绝技,水生用腹部和胸部不停的上下撞击山杏的胸部和腹部,相当于人工呼吸。他的嘴也是很有力气的,能把别人肚子里的水给吸出来,其实这种急救应该是有两个人来完成,一个人按胸,一个人吸嘴。

  但是现在就他一个人,只好使用绝活了。他已经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胸部紧紧的压着山杏的乳房,他的腹部也紧紧挤压着山杏的小腹,他的鸡巴已经顶在了她的两腿间的黑毛上,他已经把山杏的舌头也吸到了自己的嘴里。

 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是目的不纯的,是一箭双雕的,是一举两得的,一半是救山杏,一半是在满足自己的欲望,他真想趁着山杏昏迷的时候强奸她,狠狠的操她一下子,可良心和理智告诉他救人要紧,这是北方农民淳朴善良的天性。

  他趴在她的肉体上不停的动作着,他的嘴在山杏的嘴上吸吮着……这时候山杏突然睁开了美丽的杏核眼睛,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脖子,贴着他的耳朵说:我会游泳!

  水生一下子全都明白了,他突然紧紧的抱住了她,疯狂的吻着她,到处抚摸2着,摸她的乳房,摸她的屁股,摸她的小腹,摸她的阴部,他们两个紧紧的搂抱在一起,不停的在草地上翻滚着。

  山杏用手抓住了水生的大鸡巴,水生也把手指伸进了山杏的阴道里,他感觉山杏的阴道里热乎乎的,湿漉漉的,滑溜溜的,他知道此时此刻,山杏的身子已经属于他了。

  什么也不用说了,什么不用讲了,自从看到对方的那天起,彼此就喜欢上她了,多次的接触,多次的感知,多次的暗送秋波,多次的互相提醒,不都是为了这个幸福的瞬间吗?他们几乎是同时脱光了自己,山杏分开两腿,仰卧在草地上,两个奶子不停的起伏着,那美丽的杏核眼睛深情的望着水生那健康的体魄。

  水生盯着山杏俩腿间的阴毛,盯着阴毛中间的阴唇,她的阴阜很丰满,亮晶晶的,那阴唇是黑红色的,像一个紧闭着的小嘴,水生突然发现山杏用两只手把自己的阴唇分开了,露出了里边粉红色的嫩肉,那粉红的嫩柔上还有些褶皱。

  那粉红色的带着褶皱的小肉洞里已经是水汪汪的了。水生俯下身子把鸡巴对准了杏花的阴部,他毫不费力的“嗖”的一声插了进去,而且是插到了底,然后他就紧紧的把全身压倒了山杏的身上。

  山杏“啊哟”一声屁股一挺,两眼一闭,紧紧的搂住了他。水生紧紧的搂着这个向往已久了的美丽女人的肉体,感觉她身上的每一个地方都是性感的,都是坚实的,都是富有弹性的,都是光滑的,两个光溜溜的身子紧贴在了一起,没有一点缝隙,这幸福的感觉像电流一下子就通遍了他的全身,他几乎是来不及抽动就发泄了。而且泄了很多,泄了很久。

  他感觉自己的鸡巴又酸又麻。他感觉山杏的阴部在一次一次的收缩,紧紧的箍着他的鸡巴,他的鸡巴也像山炮一样,每射出一发炮弹,就往后坐一次。

  虽然山杏没有达到高潮,但是能让这个身材健美容貌英俊的小伙子操上一回,她已经感觉是很幸福很满足的了。

  水生望着身下这个美丽丰满的赤裸的女人,他感觉自己是在做梦,他简直不相信这是现实,他怀疑自己是在梦幻中。

  为了证实这一切都是真的,水生开始用舌头在她的全身上下不停的舔着,舔她的乳房,舔她的脖子,舔她的肚皮,舔她的大腿,当他的鼻子经过她的阴部时,闻到了一股腥、臊、臭的味道,这味道强力的刺激着他的神经,他分开山杏的两腿,就在她的阴部疯狂的舔了起来,还把舌头伸了进去。

  山杏的小逼里在往外流水,当然那流出的还有方才水生射进去的精液,那是黏糊糊臭烘烘的,还有点尿臊味。水生一边舔,一边都把那些东西吞咽了下去。

  山杏被他给舔的得屁股一个劲的往起挺,身子不停的扭动,她抱住水生的脑袋使劲往自己的阴部上贴,感觉水生的小胡茬把自己阴部扎得痒痒的,而且越来越痒,她真希望水生的鸡巴是一个带刺的黄瓜。

  她嘴里啊啊的叫喊着,“水生哥哥我不行了,你快快插我快操我啊,你怎么操都行,我实在是受不了了。我把一切都给你了。”

  水生的鸡巴早就暴涨了,他跪起身子,在山杏的两腿之间,他捏着自己的大鸡巴,他照着山杏的小肉穴狠狠的插了进去,他俯在山杏的身上,开始猛烈的抽插,用尽了平生的力气,而且是越来越猛,越来越快,山杏疯狂的蠕动着,不停的叫喊着:“水生哥哥,你操我呀,快操哇,啊啊,我不行了。我不行了,我要尿尿,我要尿尿,我尿了,我尿了,我泄了,我泄了,我来了来了,啊,啊我要死了。”

 水生也大声喊叫着冲击着,却怎么也压不住她那疯狂上挺的身子,他没想到女人阴部往上挺的力气会这么大,她像是疯了。他们喊叫着,达到了人生幸福的定点。二人抽搐了一会,再也不动了,感觉就像两个被宰杀了的猪羊,疯狂的挣扎了一会,最后死去了。

  他们两个并排躺在草地上,仰望着天空,喘息着,感觉非常幸福,非常刺激,非常舒服,回味无穷。草原这样宽广,四周却空无一人,只有他们两个赤裸的身体,他们互相望了一眼,又紧紧的搂在了一起。

  水生的鸡巴很快又硬了。山杏说,我们两个到屋里好好的干一次吧。水生说:行!两个人翻身爬起来,光着身子,手拉着手就往高处的屋子里跑,他们都知道,在这样荒无人烟的旷野里,是不用穿衣服的,他们感觉自己像是两个原始人,像黄河的纤夫,像湘西的水手。

  山杏发现水生在奔跑时,那个鸡巴还是很硬的,他每跑一步,那鸡巴就上下摆动一次,水生也发现山杏的两个奶子特别的大,每跑动一步,那乳房就上下颤动一次,她不停的跑,那乳房就不停的颤动。

  水生忍不住了,就伸手去摸山杏的乳房,山杏也忍不住了。就去抓水生的鸡巴,两个人一边跑一边互相摸,结果一起摔倒在了草地上。山杏是趴在了下边,水生就趴在了她的后背上,用鸡巴顶在了她的屁股上。

  山杏回头望望他,本能的把屁股往起翘了翘,水生嗖的一下就把鸡巴插了进来,杏花啊的一声把屁股用力往上厥,水生搂着她的屁股开始猛烈的抽插,杏花一边配合着他,不停的往起厥屁股,一边轻声的呻吟起来。

  水生更兴奋了,用力的干着他,山杏的声音逐渐加大了。水生说:要是难受你就大声喊吧,反正这里也没有别人。山杏真的就大声喊叫起来:“啊,啊,水生,你的大鸡巴好硬啊,好凶啊,你就用力的操吧,我高兴,我好受,我非常的舒服……”

  她喊叫着,屁股一个劲的往水生的怀里拱,水生也越来越疯狂了,用力的干着她的屁股,发出了啪啪的响声。那响声似乎是在天地间回荡,那响声让他们两个人更加兴奋,两个人都疯狂起来,两个人都叫喊起来。水生最后拼尽全力冲击了一次,大吼一声,精液怒射了。

  山杏感觉有一股滚烫的热流涌进了她的肚子里,这热流把她的全身给融化了。

  她感觉自己不复存在了,感觉自己是消融在了天地间。水生浑身是汗,杏花也浑身是汗,她那乳沟里就像一条小溪,两个人瘫软的倒在了一起,都不停的喘息着,不停的呻吟着,不约而同的说出了一句话:“哎呀我的妈呀,太好受了,太舒服了,这一种什么滋味啊。”

  是啊,他们心里也都在想,自己两口子操逼咋就没有这种特殊的感觉呢?杏花不好意思的把头拱到了他的怀里,他紧紧的抱住了她。

  蓝天上云在飘,大地上风在走,碧绿的青草地上,两堆白白的肉体交织在了一起。

  【完】
上一篇:无效帖请删除 下一篇:做爱对抗战
评论加载中..